这里上演的史诗级战争,令直男热血沸腾:夹在川陕之间的汉中,为何沦为四线小城?

  • 时间:
  • 来源:这里

汉中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,这里上演了无数次史诗级的对战。不过,随着人口蕃息,汉中的险要之处得到开发,不再是难走的天堑,而成了易于突破的康庄大道,明清以来,汉中的军事地位让位于经济,成为西部一大都会。


“汉水上应天汉”,萧何忽悠刘邦的话语,阴差阳错间促成了汉中与汉、汉人、汉朝和汉文化的结缘,自三任汉中王刘季、刘嘉与刘备以来,“两汉三国,真美汉中”,在两汉三国热中便大火了一把。


可今日的汉中夹在陕西与四川之间,说是陕西人,当地的文化环境与自然风光不支持黄土高坡、秧歌窑洞的西北想象;说是四川人,行政区划户籍所在却又与陕西保存着密不可分的现实关系,秦尾蜀边的处境让汉中十分尴尬。



西南文明交汇处的褒姒故事


秦山高耸,汉水悠悠,早期的汉中地区的文明呈现出一种走廊的特性,即沿着汉水河谷一路从西北的甘青地区,联系到中南的江汉地区。龙岗寺遗址、李家村遗址是汉水流域比较重要的史前遗址,分别属于旧石器遗址和新石器遗址,是研究早期仰韶文化上的重要一环。


经过长期的考古工作,出土了大量史前文物,其中以圈足碗、三足器、平底钵和扁平磨光双弧刃石铲最具特色,基本反映了汉中地区石器时代的样貌,对于早期母系时代的探讨,研究早期仰韶文化的起源与扩散,黄河与长江石器时代文化的互相联系有着重要意义。


黑水华阳唯梁州,先周时期的诸夏文化在西南地区,最远只能深入到汉中附近,再往南就是纵目高鼻的巴蜀文化了。


禹为姒姓,其后分封,当东夷商族翦灭夏人在黄河中游的势力时,一支夏人的余部逆流汉水迁徙,在山地中央的汉中地区扎根,重新建立了褒国。


西进的夏人文化与北上的巴蜀文化互相交融,产生一种风格独特的青铜器文化,今日展览在国博和陕博的蛙纹钺,反映着两种异种文化杂糅互和的历史。


当晚商的商文化因素在江汉平原西部、洞庭湖流域、澧水下和渭河流域急剧衰退时,西部山地部族“我友邦冢君---及庸、蜀、羌、